华阳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华阳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08:41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橘财经:我们在这个方面要做的,跟对方是反的,我们是金融为实体服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在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也开始推进黄金非货币化,黄金不再是美元直接的发行基础,因而美元获得了自由的发行权,这成为美元滥发之源,但美元的价值支撑还需要黄金,所以美国并没有抛弃黄金,而是给美元买了一份黄金保险,以应对美元可能会出现的崩盘,美国仍然保留8134吨黄金储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们如果能够把黄金交易完全市场化的形态,导向类似中国成立国家黄金银行的这种形态,那么不论从战略目标来说还是加强监管的要求来说,都能够顺畅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橘财经:最后一个问题,您在书中提到世界黄金协会员首席执行官施安霂,他对中国黄金市场有一个比较高的评价的。您认为他的评价既不是吹捧,也不是空穴来风,这也成为您写作这本书的渊源之一。您能不能再跟我们谈一下这一段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能否请您从这条线索开始,给我们讲讲中国黄金“从跟随到超越”的故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我们说让黄金成为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支撑力,就是要把体现美元有用性的场所,变为体现人民币有用性的场所,其实是这样一个思想,但大家现在还不太这么说。我在这本书里讲得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谈到,自己很感激现任的丈夫,“以前我回江西看婆婆,老公都陪着我一起去,我东奔西走为张玉环申诉,他也十分理解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山恩:世界黄金协会是由全球最大的黄金矿企发起组建的,也就是说他们不是银行或金融家,而是一群实业家,经营的是实体的黄金矿山。目前协会有27家会员,都是国际性的黄金矿业巨头,中国有两个会员,一个是中金黄金,一个是山东黄金,还有一个有潜在可能的会员,就是紫金矿业。所以说他们这些实体黄金企业的利益诉求,不是追求金融家们所看中的黄金交易产生的交易量和货币流动性,他们实际上追求的是产业的长治久安,也就是说,对实物黄金的市场需求量,是他们最大的追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顶层设计之路目前是只有我们能走的,西方国家是走不通的?其中一个最大的区别,就是西方所谓的“民主制”,美国政府4年一换,没有执行力。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有执行力和几十年上百年不变的战略定力。这样的一个中国发展模式,国际上有很多攻击的声音,说什么“不是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”、“一党专政”、“政府说了算”等等,总之你不正宗,你叛逆,不承认我们的制度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山恩:对,说到金融为实体服务,我就提了一个观点,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需要进行第三次分层,为完成这一目标而需要建立国家黄金银行。